top of page
blogs-banner-min.jpeg

Blog Post

談打開心表達自己


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

必然會遇到表達自己的一環

這段時間都仔細地觀照自己在與別人相處時的一言一行

發現同一天同一句說話在不同人口中出現了兩次

但又發現原來同一句說話可以觸動的是不同部分的自己

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是讓自己靜下來

跟那些不同部分好好待在一起

聆聽並了解一下「她們」的需要

有時想表達自己真正想說的話時會卻步

因為會怕別人如何看自己

怕別人對自己種種的批判或定義

包括會認為你很無情、認為你這樣無心肝等等

曾經從心的一句話受到批評

那時不被理解、不被明白的痛

多多少少都讓我們的心藏了一些重量

但心中的一句 ”No” 卻很真

當我當刻無法說出一句 ”NO” 時

同時間亦代表我已默默選擇了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

而不是當刻如實的自己

而這種不能展現自己的痛也很難受

而又發現在表達自己上有另一個部分

有時想表達自己的一句 ”Yes” 原來都會卻步

因為過往的經驗會「教曉」或保護我們免受傷害

曾因打開心卻被誤會/被利用/被背叛而導致失望/不信任等等的痛

會害怕一句 ”Yes”,把心打開了,有機會再受到傷害

然後腦袋會不斷有瘋狂的劇目在上演

「如果say yes,事情會這樣那樣,你可能會受傷。」

「如果say yes,他/她會這樣那樣,你就會這樣那樣,你有可能會受傷。」

所以沒說一句 ”yes” 都subtly選擇了過往受傷的自己而非當下的自己

然而兩種情況都沒有對當下的自己坦白

都沒有尊重和承認當下自己的感受

沒有對自己坦白原來都是一種妥協

在打開心的旅程中

是一趟去除filter的過程

然而在不願意say yes的狀況下

原來背後是不相信/不願意open up to/覺得自己不值得 一切「好」事情

發現每一次生命遇上「好」事情時都有意無意間Perceive成危險

所以會無意推走對方或自己自動離場

但當發現這個部分是它們可以離開的時候

可以透過自己的身體、情緒、言語等等去為這部分完成它想完成的

如果她想哭,邀請你可以跟她一起好好哭一場

如果他覺得很苦,邀請你可以跟他一起好好感受這些苦

哪怕只是一種無說話的陪伴都可以

有時候太痛的經歷會使這部分很脆弱

脆弱得它都不知從何說起

脆弱得它都不知如何開口

所以做一切你認為對它最溫柔的事情

給予她最安全的空間

給予他最足夠的時間

相信它們會為你打開

而事實上「好」的人事物一直都存在

只是我選擇推開/無視它們

所以在生命中「剩下」的只有苦/「差」的種種

生命從來都是圓滿的

有「好」有「壞」或可說成無「好」無「壞」

只是它們本質所是

只是我們的保護機制filter和perceive我們的生命是什麼模樣

真正的自由卻是每時每刻都不再活在filter之後去看生命和回應生命

打開心地說此時此刻心想說的話

打開心地做此時此刻心想做的事

B104 - A New Beginning of Love

告訴我神聖的女性力量卻在全然尊重和接納自己

可以安全的打開來擁抱過去的自己

同時間都擁抱生命當下所擁有和出現的一切

這是多麼的美麗和感動

27-Aug-2018


16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